情绪之言


母猪睡在我隔壁
。张3

这不是骂人的话
的确是
母猪睡在我隔壁
这老房子
偏房是猪圈
有时母猪吭哧或呼噜几下
像它在那边听见
我的动静一样
20年前
我的爷爷就在这间屋
吭哧或呼噜几下
彻底没了动静
寿终正寝
那时隔壁
同样有只母猪
如今已
子子孙孙无穷尽也


情绪一词,实在是难得的好词。李商隐有个外甥叫韩偓,写了一首《青春》,其中就提到“情绪”:“光阴负我难相偶,情绪牵人不自由。”我觉得写的很好。情绪的绪字,繁体是左边一个丝右边一个耑,丝表所属,耑为象形,“山”象植物刚刚吐出的叶芽,“而”象植物的根须,寓意是发端。多么奇妙的词语啊,情绪,情绪,仿佛重音在绪上,那么就是一种责问,因为情绪无绪,越缠越乱。正像韩偓诗中所写,情绪的丝线,是没了头绪的丝线,倘若谁受了牵扯,就不再有自由可言。而所谓自由,无非就是发端罢了。我们是多么想寻觅一个发端啊。它在哪儿?它又是什么?是生而为人的无奈,还是“光阴负我”的无情?答案似乎并不那么重要。我阅读张3的诗,每每总有一种“受了牵扯”的感觉。作者在写作之时,显然是置身诸多牵扯之中,甚至恨不得与那情绪肉搏一番,也不求一个结果,仅仅是一种活法,就足够了。这首《母猪睡在我隔壁》,应该是作者某次回家写就的吧。家,正好是抒发情绪的好地方,特别又是老家。说这样的话,并不是出于怀旧。家和情绪一样,是无绪的。就像作者借由爷爷孤独的、极简的死,写到20年前的那只母猪,“如今已/子子孙孙无穷尽也”。无穷尽,可以说是最大的意义,也可以说是最大的无意义。恰如卢梭在《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》一书中所写:“一代一代毫无进益地繁衍,每一代都从同样的起点开始。”(p.109)如此“同样的起点”作为发端,其实很简单,就是“动静”——“有时母猪吭哧或呼噜几下/像它在那边听见/我的动静一样。”称得上诡异的是,作者将“我的动静一样”这句,写在整首诗的中间位置,像是一个转换或者转喻。起码我觉得就是如此,每一代都是一代一代之间最动静的转喻。

  • 情绪是我情绪之舟下的暗涌,诗是汪洋中的一条船。我在想,评论、理论的本质是不是娱乐,好像很难说,即便这样,也希望传播的感受多一些,证明少一些。谢谢。

     回复 张勇勇 说:
    哈哈。收到。
    (2010-02-21 18:44:53)